为什么男生非要成为“霸道总裁”?从《月光男孩》聊起

为什么男生非要成为“霸道总裁”?从《月光男孩》聊起

文/涛,影视人

  

围绕着最近大热的奥斯卡金像奖影片《月光男孩》,众人讨论的焦点似乎分成了两派:这片儿没什么好,要不是政治正确,学院那帮白人老头才不会给它奖,奥斯卡不行了,气死爹了;这片儿就是好,根本不是因为政治正确,你看他故事平易、镜头朴实感人、拍摄手法巴拉巴拉,说获奖是因为政治正确的人就是个racist

那么我现在要抛出我的结论:《月光男孩》不是黑马,而是一颗黑钻,一个在月光下泛着蓝光的黑钻。

 

 

影片是年仅32岁的导演巴里詹金斯的处女作,真诚淳朴,不胜在技巧(有些部分处理稍显粗糙),但胜在气质,胜在四两拨千斤的柔劲,胜在忠实于自我的表达,胜在其真挚的人文关怀。

与欧洲影坛相比,以好莱坞为代表的主流美国影坛是相对缺少作者导演的。而巴里詹金斯,这个初出茅庐的新人却带有作者导演的气质,戳中了学院的痛点。而一部电影难免离不开政治话题和社会意义,从话题度和后坐力来说,《月光男孩》获胜合乎情理。从艺术层面来说,电影艺术玩到后面比的是境界和表达,这部影片,对得起这个头衔。

但是我们今天不撕哔——,我们就讨论电影中探讨的话题,来聊聊有关男孩的成长、男子气概以及边缘化人群等等内容。

 

像《月光男孩》这种类型的影片,英语里专门有个词给它归类:coming-of-age,讲的就是男性的成长,从海报的设计上就可以初见端倪。

故事大家应该早就都看过,不必多说。只是影片中后段,Chiron心爱的男生Kevin在自己不情愿的情况下,对他拳脚相加,看得真是心碎一地。这个段落耐人寻味:因为同辈压力,渴望证明自己是男人KevinChiron做出了伤害性的暴力举动Chiron没有还击,不是Chiron不够爷们。我想因为他是一个善良的人(或者可以理解为软弱与困惑并存),不想以暴力还击暴力,何况是对喜欢的人,更是下不了那个狠心。

我自幼时起,就对自己单一性别产生过怀疑,曾对家长学校和电视上灌输的男性气概非常困惑。什么样的人才算男人被恶意欺负时必须要以拳回应吗?不理睬难道就是脆弱?暴力这个词就一定得和男性挂钩吗?

 

答案是一个大写的NO

 

 

这个社会对于男孩的教育,以及对男子气概的定义,带有太多的偏见色彩。从小作为一个生理性别为男性的孩子,我就被教导要爷们点,不许哭,man up

但我从小就是个爱穿裙子、走路扭捏、长相委婉的男孩,拥有一颗24K纯水晶玻璃公主心,穿裙子这件事常被人取笑,乃至如今成年后家庭聚会时,都会不时被长辈拿来恶意开涮。 

于是乎,成长的过程中,娘娘腔娘炮这些词不绝于耳。

可是,并没有对谁造成任何伤害,我们都是养大的,更不用说也有很多坚强的女性,在听到别人说这样的女性是女汉子时,我浑然分不清这是在夸人还是在骂人;这是在歧视温柔的男性,还是在歧视坚强的女性?

 

 

许多直男讨厌女性化的男人,他们告诉我,男性的阳刚形象不应该被破坏,这种娘炮男生对于男人族群是一种羞辱。可是更有趣的是,不少直女也讨厌女性化的男性,可能因为这种男性的存在破坏了她们对霸道总裁玛丽苏的幻想。EXM? 

关键在于,性别真要如此二元对立吗?

 

是男人就不能哭,那贵圈常青树敬业的好榜样华仔先生还唱过:男人哭吧不是罪,憋坏了请问算谁的?是女人就要娇弱小绵羊,但不是每个女人都要过霸道总裁正面上我的生活的,真的。

有意思的是,文化永远是矛盾共存体。我们东亚文化中,从古至今,对带有脂粉气的男性是有偏爱的。从古代文学作品里的贾宝玉、宁采臣、许仙,到如今当红的一众流量小鲜肉,他们的外在形象都是偏向美型的。可能很多时候,在这些男生面前,女生们愿意扮演一个照顾弟弟的小姐姐角色。

可是,同样是面对脂粉气的男生,东西方流行文化对此的理解可能就很不同。我也是混迹影视圈的,去年在澳洲作为群众演员,和某位泳坛当红鲜肉曾拍过一支酸酸乳广告。广告是在墨尔本周边一个大别墅里拍的,那位鲜肉一出来,挡在我前面另外一个群众演员,一东北女孩,就遏制不住兴奋地大叫那个鲜肉的名字。鲜肉明星脸红地冲她微微一笑,我感觉前面那个妹子都要高潮了呢!

同为群众演员的其他亚洲女生,都是ABC,受西方文化熏陶,她们对那位鲜肉主角的出现无动于衷。我听到她们用英语讲:“He’s so shy, he’s really like a girl. I don’t find him attractive.” (他好害羞哦,像个女孩子一样。我根本都不觉得他帅。)

而我自己喜欢的男生,可以是娘骚的文艺小0,也可以是温柔知性的man1,更可以是一身男性荷尔蒙(chou han)的霸道总裁,嘿嘿嘿。

 

人的存在都是多元的。性别、性向太多元了,所谓专属于某种性别性向的气质和行为,男人要man,女人要弱,这种观念其实在年轻人群体里也慢慢崩溃瓦解了(吧)。

毕竟,那个坐在你对面的被冠以直男癌称号的怼天怼地的大男人,你怎么知道他不会struggling(挣扎), 不会困惑,不会在夜里寂寞的时候听着伤感音乐一边哭一边撸……

互相理解吧。

某些时候我很羡慕变装者们,ta们真的是magical creatures(神奇的造物)。冬末春初的上海滩,灯红酒绿的夜店里,在霓虹灯下,踩着高跟穿着丝袜华丽登场的drag queen(变装皇后,指男性反串女性形象)们,一身酷劲西装皮鞋的drag king(变装国王,指女性反串男性角色)们,ta们简直是维纳斯在性别多元化时代美的化身,在欲望的包裹下,灯光一闪,魔法一施,一切都奇幻起来。不过ta们比灰姑娘更幸运,不必担心午夜十二点到来的魔法消散……

 

 

是的,ta们多少都是在扮演刻板印象里的男女形象,但他们身上各自的性别特征,非手术不能抹消,男女糅杂,就是他们的特别,他们的态度。他们就这样存在着,欢乐着,不顾忌他人眼光,认真地做自己。本来嘛,分什么男女,我们热爱全人类! 

在《月光男孩》第三段,我们看到了长大后的Chiron。他经历了很多,故事并没有太多交代,但我们大概可以猜到,这个男孩被残酷生活打磨,被社会同化;欣慰的是,看到他能鼓起勇气去见Kevin,他真正成长了;这是他对过去的原谅、对现在的接纳与肯定,也是对未来的期盼。

我很喜欢这个开放式的结尾。

春天来了,约个周末空闲的下午,和朋友们一起在家看《月光男孩》吧,完了晚上还可以去club里面续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