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和你谈谈那些关于性、爱、艺术和死亡的戛纳电影

今晚和你谈谈那些关于性、爱、艺术和死亡的戛纳电影

“它可能是一个会被载入史册的片子。”

“它柔软地讲述着性别认同,它也是一个政治事件。”

“作为一个直女,这是第一部让我看湿了的电影。”

骄傲月伊始,我们想再重拾这几部戛纳影展棕榈奖的入围者,和你聊聊那些性、爱、生活,和艺术。


SHQFF的老于作为电影专业人士,和三位同样跑戛纳多年、撸片无数的专业影评人聊了聊酷儿棕榈奖和今年及历年戛纳上一些比较有名的酷儿影片。

一部《每分钟120击》,让专业影评人们击节称赞;一部《卡罗尔》,让他们聊到了电影的视觉呈现和故事讲述,甚至断言“电影语言已经不会再发展了”;一部《阿黛尔的故事》,让专业的陀螺抛弃专业性,甘愿冲动发微博,让直女顾草草竟然“看湿了”?!……

交谈的过程中,火花不断;如果你一样好奇他们到底聊了什么劲爆内容,SHQFF在这里为大家整理了他们集中讨论的问题,让你听一听专业人士眼中,这些酷儿影片到底怎样。

 

 

问题1

戛纳的酷儿影片不够“酷儿”?

其实我觉得,所有这些酷儿题材的电影,不管是泰迪熊还是酷儿棕榈都有一个很致命的问题,就是他们在评选入围影片的时候没有看过这些电影。所以有一些电影可能不是LGBT电影。他们都是在看电影之前就把他们觉得有可能是酷儿影片的片子选进去了。比如《爆裂鼓手》和《龙虾》都被选进去过。但不管他们如何定义“酷儿”,这些其实都不能算。

 

说实话,今年戛纳的《派对上如何搭讪女孩》,我觉得其实不算酷儿电影。它上面所谓的一些隐喻,我不太能get到,我不太有共情的感觉。

 

我觉得《派对上如何搭讪女孩》算泛LGBT、亚文化的,是因为它里面有符号还有外星人的服装,比如胶衣还有蒙住嘴巴的装扮,还有所谓一个家族的人都穿同一个颜色的衣服:红色、黄色、蓝色的,其实就是彩虹嘛;还有其中外星人的星星大概有七种不同颜色,很明显就是彩虹啊;还包括导演自己的酷儿身份——他就是《摇滚芭比》的导演。

而且情节上还是有一些LGBT元素的。比如其中有一个地球男生和一个外星女生啪啪啪,那个外星女生分裂出一个外星男生想要3p,地球男生第一次不能接受,但是他第二次进入这个族群的时候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就做吧,所以他就接受了3p;这还因为他觉得这个外星男孩是外星女孩的一部分。

 

 

问题2

戛纳 VS 柏林:一个不够有“吸引力”,一个选中“不少烂片”?!

我觉得戛纳的这些同志片不是很有吸引力,因为毕竟有柏林在嘛。虽然柏林今年的片单特别烂,但是它这个品牌做得特别好。你的电影投放柏林的时候,看到一个电影有柏林的logo在,就知道它有什么倾向。而戛纳的话,艺术性更加偏重一些。

 

我是2012年开始跑戛纳电影节的。那一年拿了酷儿棕榈奖的是多兰的《双面劳伦斯》,可能是从它拿奖之后我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奖。

 

我自己是从2013年开始跑戛纳,但在电影节之后回去、《湖畔的陌生人》拿奖以后才知道这个奖的。酷儿棕榈奖相对于柏林泰迪熊就不太有名气。

 

那可能是因为柏林倾向于选LGBT电影,但同时也选进了很多烂片……

 

 

问题3

谈谈今年戛纳的两部酷儿长片——
《他们》非常小清新,《我们的疯狂年代》尝试老派?

《他们》是在聊一个性别身份的认同。它有两层含义:首先主角不知道自己是男是女,这是他性别上的认同;还有一个是他的性取向,这部电影把性别和性取向分开讨论了。而且《他们》把生理性别和心理性别的不一致、在美国的伊朗人的外族感觉,做了一个对比,电影里面有这样两个元素交叉。但它拍得很浅,因为主角是青少年,他没有经历真实的性关系,只是经历了阻断和疑惑,到这个地方就结束了;片子也没有涉及到青少年同志片的那种性启蒙话题,可以说是非常小清新、非常软的一部片子。

《我们疯狂的年代》有一个异装癖的话题在里头,而且还主要是一种直男的异装癖。男主角不会觉得自己是女性,他只是一个喜欢变装的男性,自己还有一个妻子。但他和他妻子的爱恋还有点复杂、有点纠缠,他会因为妻子和其他男人的关系而嫉妒并且疯狂。但是,它可能没有像《新女友》走的那么远,但和《新女友》还挺像的。

 

 

《我们疯狂的年代》里的直男变装是出于怎样的心理状态?

 

他是因为一个政治事件,因为兵役的外界因素;他在变装的过程中,也得到了一种快乐的感觉。这就说明电影节是可以把很多东西融合在一起,把某一个点拿出来专门讨论,甚至给人解惑。比如说,你可以是同性恋,也可以喜欢变装,也可以喜欢女人;但同性恋不一定就是异装癖,也不一定觉得自己是男人还是女人什么的。

 

我看了《我们的疯狂年代》,觉得太平了、非常老派,让人感觉如果是欧容来拍会非常得爆炸。它的感觉是和《新女友》有点像,他非常想拍出那种年代感、一种很精致很优雅的意味,可是这和我们脑中对这个题材的想象就很不一样了。

 

 

问题4

今年大热的《每分钟120击》,
是不是你心目中主竞赛No.1的酷儿片?

《每分钟120击》实在太沉重了,但它确实可能会是一个被载入史册的片子。之前我也写了,“恐惧是欲望的解毒剂”,看这片子会很惶恐、很压抑、难过很长一段时间。它是很有意义很伟大的一部片子,但我不会再去看第二遍。我不想再经历这种心理体验。

 

从我个人来说,我觉得《每分钟120击》是今年主竞赛当中的No.1。不仅是因为它是酷儿题材,客观说来,还因为它的人物刻画和人物关系是非常传统、细腻的法国电影的风格。我个人就特别喜欢看人和人之间的可能性,比如《湖畔的陌生人》和《保持站立》都是这样的,可能看着你会觉得那两个人似乎没有关系,怎么就啪啪啪了。

 

我也觉得《120击》是No.1,它也确实描述了一种人与人之间关系的不一样的“可能性”。我去采访它的导演,他说在Act up里面谈恋爱、和一个HIV携带者谈恋爱是一件很will的事情,因为它不像一般的关系——比如我和一个男的谈恋爱,如果6个月以后不喜欢了就可能把他甩了,但Act up里一旦你们的关系持续下去,就会变得很奇怪,因为你们一开始可能就是casual dating,但他生病了,所以你就有可能成为送他最后一程的人。其中有一句台词,我不懂法语,看到英语字幕是说:“I’m sorry. It has to be you.”

 

我心中的No.1倒是拉姆塞的片子。其实《120击》一开始没有打动我。看完的时候,我非常不喜欢死亡的那一段;我很喜欢一开始他们辩论、抗议、搞运动的那些片段,而且在这些所有的运动中,间接插入他们私人生活的片段,所有这些我都非常喜欢;所以最后电影把焦点从群像慢慢缩小到两个人、甚至一个人身上的时候,我觉得有点俗套。但后来和朋友们聊天、自己再多思考以后,我开始慢慢接受。我想,导演对于俗套的处理方式很好、很含蓄,其实和整部电影的基调很符合,有种到生命最后还要战斗的基调。

 

那种“我要作为一个人活下去,要有爱要有性”的感觉。

 

对对。这个基调一直是保持在那个地方的。你看最后男主角死去了,大家还在开玩笑,说每个人分百分之多少的骨灰什么的。要的就是这种东西,这个故事是不悲的。Lucas说他觉得这个影片太悲观了,我觉得不是这样的。

 

对,而且我觉得这个影片非常真实,每个人都基于自己的经验讲故事,很多事情是确实发生过的。为什么我们去年看《托尼·厄德曼》那么被打动,是因为现在社交媒体的东西太虚假了,一旦出现一个真实的东西,就非常打动人。真实的东西还是具有力量的。

我采访导演时他说其中有一个场景,是男主角的男朋友无法给死去的男主角换衣服,他拜托朋友去换,导演说,他当时就是那个被拜托换衣服的人。导演还说,他当时是悲伤的,但没有被悲伤的情绪慑住,甚至当时还觉得有点好笑,他想和逝者的妈妈说,“我觉得他死了。”在当时,你的情感基是来不及去process的。这就是为什么男主角的男朋友终于开始哭的时候,是他当天晚上啪啪啪的时候。这个是非常真实的。

而且导演在幽默尺度上的把握也很好。当时还有一个护工,问每一个人要不要咖啡。他后来没有加入这一段,是因为觉得太刻意了,哪怕它很真实,而且这个幽默感就过分了。他在幽默感和死亡的态度之间找一个很微妙的平衡,他做得很好,所以我被他打动了。特别是在给男主角换衣服的时候,你在之前已经看过他的肉体了,他非常瘦他身上有溃烂,但是在死去以后看到他被换衣服,你突然觉得他就是一个小男孩。

 

对我来说,他死去那一段还是有减掉的余地的。拖得太长了。但是朋友一个一个来的地方我很喜欢,电影又从个人转到了一个群像。

 

这我也同意。我还非常喜欢最后撒骨灰的地方,把运动、夜店等所有的东西都结合在一起。

 

我也非常喜欢这一段。

 

最后一场是电影唯一在视觉上做出尝试的地方。它特别好,把性爱、抗议和夜店都剪在一起,是对整部电影的有力总结。

 

我觉得一开始也是有视觉上的尝试的,比如他们在回溯运动的那一段。整部电影没什么没有撑住的地方。个人非常喜欢男主角男朋友在医院给他手淫的那一段。

 

对的,那一场也是很符合整部影片的基调,不悲伤。他们没有抱头痛哭,他马上给他打飞机,打完以后他们大笑。

 

这一段很有尊严。

 

 

问题5

大红大紫的《卡罗尔》有什么好看的?

《说到这几年戛纳的酷儿电影,首先想到《卡罗尔》。但我不喜欢。

 

我也不喜欢《卡罗尔》。

 

我倒挺喜欢《卡罗尔》。它最重要的不是那个故事。感觉托德·海因斯就和所有基佬一样,最重视的还是视觉上的呈现和如何通过视觉把情感表现出来,而不是故事,包括多兰、阿莫多瓦,都有这个倾向。

 

但我觉得阿莫多瓦故事是好的。

 

是好的,但是阿莫多瓦也很重视视觉上的呈现。那托德·海因斯的《卡罗尔》就是把故事作为一个框架,在框架上玩他视觉上的东西。这是他在电影语言上的东西,特别是最后那个凝视的镜头。最后一场戏其实故事非常简单,就是她回去了。那如何在电影语言上表现她想回到卡罗尔身边这件事对两个人心理上的冲击力呢?这是考导演功力的,看他的创作能力,看他如何把情感上的东西在画面上表现出来。我不确定原著上有没有写这场戏,但导演是表现出来了:整场戏都是固定镜头,但是到最后她走过去的时候,镜头突然摇起来了,配乐也起来了。整部电影我在看的时候都是心如止水面瘫脸,但最后那场戏,我一下就哭了。

 

我说不喜欢《卡罗尔》不是对它视觉上的否认,我也觉得视觉呈现很重要,包括多兰,我是喜欢他这一点呈现的。

 

是的,《卡罗尔》跟多兰一样。多兰的《妈咪》也是从头吵到尾,我觉得好吵好烂,但是一到他妈开始想象的时候,我整个人就完全动弹不得。
我觉得同志导演喜欢用视觉用电影语言把情感传达出来,这个才是最重要的。托德·海因斯就把视觉氛围做得很完整,我是因为这个喜欢《卡罗尔》的,跟我喜欢《断背山》的理由完全不一样。《断背山》我是完完全全被整部电影给打动的。我从感情上对它有爱。但是《卡罗尔》我没有这种爱,只是单纯觉得这个电影的质量非常好。它可能没有从情感上打动我,但我喜欢它的质量。

 

剧作对我来说很重要,所以《卡罗尔》没有办法在我心中成为一个好电影。

 

可电影诞生一百多年了嘛,故事剧作可以一直推陈出新的,但是电影语言已经没办法再发展了。

 

这点上我有点不认同,我不认为剧作可以一直推陈出新,其实没有什么故事没有被拍过了,也没有什么故事可以真正惊讶到你。

 

我不是说要惊讶观众,而是说故事的结构和想要隐射的东西是可以不断在变的,跟随时代在变化,但是视听语言要变就很难。现在电影已经进展到一个停滞的阶段,那在这种时候视听语言就尤其重要。我之前说到拉姆塞的片子在我心中是今年No.1,因为他的视听语言绝对是主竞赛里面最好的之一。它在一个类型片里面是做到极致的,《卡罗尔》是一样道理。我们都同意剧作不太好,但是通过导演风格可以做到好的视听语言。

 

 

问题6

托德·海因斯算是好导演吗?

我认为托德·海因斯是一个好的导演,他演员指导做得好。在一个这么无聊的故事里,还能把故事撑起来,无非是因为人物做得很到位,人物情感的描述也很到位。演员演得也好,可以说是归功于海因斯演员指导做的好。

 

对,演员是导演的试金石。凯特·布莱切特演得好不稀奇,鲁妮·玛拉演得好就是导演的功劳了。我们也看过鲁妮·玛拉的其他电影,没有这部电影这么有光彩。

 

其实我不觉得她在《卡罗尔》里演得好,哈哈哈。

 

我觉得鲁妮·玛拉好的地方是因为没有演。你知道很多人想演就很容易用力过度,但托德·海因斯让鲁妮·玛拉沉住气了,你别言,你就憋着,你就看着她。这个东西也是不容易的。

 

我不觉得差,只是不觉得演得好。因为我觉得“表演”是要“演”的,比如一场戏要怎样,要演的。

 

我觉得托德·海因斯是个不全面的导演。他所有的电影在剧作上都不行;我同意他视觉上很好,在vintage上做的真的非常好,正因为这点,我就觉得他太沉迷自我,有一个强项就一直在重复,让我觉得有点恶心。

 

 

问题7

陀螺:发微博大夸《阿黛尔的生活》,事后却十分后悔

说到拉拉题材电影,我是2013年在戛纳看的《阿黛尔》,7点多的那场。冲出来就去吃意大利面了。那天所有的记者都发twitter说要吃意大利面。我一出来就觉得这个电影太好了,冲动之下评论了,当时发了一条特别耸动的微博,转发量很大。

但是我后悔了。因为我觉得这种耸动的评论就是对自己不负责任。既然拿到了戛纳的记者证件,那就要对看的每一部电影负责,不能一看完电影、甚至还没有看完,就在豆瓣上写个一星或者“滚”;你需要一个思考和消化的过程,不能凭借主观感受去评论,这样你就是影迷而不是影评人;影评人是要去想为什么导演要这样做——他不是为了让你看得舒服,他们是有目的性的。

举去年的例子:《只是世界尽头》《私人采购员》《美国甜心》和《霓虹恶魔》。如果我当时马上去豆瓣发表评论,那没有一个的观影感受是好的。你看多兰那部片子,就是从头吼到尾;《私人采购员》,一个什么鬼故事;《美国甜心》,三个小时漫无目的的重复——没有一个观影感受是好的。哪怕看到好的电影,你还是要去想有没有不好的地方、有没有还需要改善的地方。你要把自己主观的地方尽量挪开去看这个电影。所以反思以后,我告诫自己再也不要一看完电影就冲动发评论。

 

 

问题8

《阿黛尔的故事》:拉拉的故事如何让人共情?

我在看《阿黛尔的生活》之前看过这个导演的非酷儿题材片——《黑色维纳斯》,甚至觉得《阿黛尔》都不如这部。当时看完《阿黛尔》出来,发现大家都很激动,但是我很平静,因为我三个小时都坐在台阶上,还尿急。

 

我也看过《黑色维纳斯》,其实它是比《阿黛尔》好。虽说影评人看片评论不能光凭“主观感受”,但我喜欢《阿黛尔》,可能就是一种“主观感受”……在别的影展上看过《阿黛尔的生活》的人,百分之五十都表示很失望,这是因为失去了临场的那种感觉。包括《托尼·厄德曼》也是,现场气氛倒是把你哄起来了。

 

我可能和你们不一样。我第一次去柏林的时候,觉得那种狂热的电影节气氛是一种非常不理智、不正常的状态,大家都好像游客;但我会十分理智,不会凭借主观感受对片子下判断。像是《美国甜心》和《只是世界尽头》在一开始让我不舒服的时候,我就在想导演为什么要这样做。比如多兰的family issue,是正好和我的point吻合的。

 

那这其实还是刚刚说的“主观感受”。对于没有family issue的人来说,他可能要花更多的时间去思考这一点。

 

对,其实我承认每个人对片子的评价都会囿于自己的经验,你经验的边界就是你世界的边界。但是《阿黛尔的生活》做到了“universal(普适)”。它就在讨论一个非常universal的东西。它是larger than life的,不是1:1,里面有大量艺术上的巧思。这是一个小姑娘的生活,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是一种治疗、一种强迫式的脱敏治疗;就感觉一个人把你生活所有的东西都打开了。

 

可是Universal这点上,我倒觉得《阿黛尔的生活》做得还不够好。它通过这个故事传达出来的情感是universal的,是直女直男都会看哭的东西。但故事并不universal,这个故事只能发生在两个女性身上。

我想说一说另外一部电影,就是《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这部电影才是真正意义上做到了universal,是一个青少年男孩和一个成年男性之间的爱情故事,但整个电影从头到尾都可以把这个小男生换成小女生,整个故事还是成立的。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universal。

 

我其实在思考,在一段关系中,是否可以做到真正的universal?

 

我觉得人是特异的,每个人都应该被特殊对待,所以我相信这是存在的。 我是一个康德主义者,我是相信情感是universal的。

 

我觉得不管是gay还是lesbian,每个人有不同的情感方式、一种去交友去性爱的方式,多多少少都是不同的。但是真的涉及情感深处的时候,是universal的。

 

我非常欣赏《阿黛尔的生活》的地方也恰恰在于,它不是一部酷儿电影,不需要这种标签。

 

 

他们的讨论还会继续,这些问题不会有标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