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伟:《春风沉醉的夜晚》打动人心的是“真挚”的酷儿

吴伟:《春风沉醉的夜晚》打动人心的是“真挚”的酷儿

作为文艺青年,你可能会非常熟悉娄烨和《春风沉醉的夜晚》这两个名字。本届上海酷儿影展请来了《春风》一片的演员兼现场编剧——吴伟,听他讲述拍摄《春风沉醉的夜晚》时的故事,聊一聊酷儿电影。吴伟(以下简称W)告诉我们,《春风》的真挚和纪实感令它脱颖而出,而“真实”、“诚实”地讲述酷儿故事,同时不把“酷儿”当作噱头,这样有酷儿元素的影片才会好看。


 

2009年娄烨导演的《春风沉醉的夜晚》入围戛纳的主竞赛单元并且最终拿到最佳编剧奖,这是中国电影在三大影展上第一次拿最佳编剧奖。您以演员和现场编剧的双重身份和娄导合作,能说说当时你们的合作情况吗? 如发生过什么让您印象深刻的事?

我第一次出演电影就是扮演一个同志角色,这部电影同样是娄烨导演第一次触碰同志题材。这对我们都有很特别的意义。当时导演正处于禁拍期,在拍摄时他有意识地采取偷拍的方式,对演员也放任自由。所以当时我感觉自己就像在南京生活、恋爱一样,有时候完全忘记是在拍电影。

 

时隔近十年,您现在怎样看待《春风》这部作品?

现在回想正是当时那种纪录片式的拍摄方式,让所有主创始终保持着一种真挚的创作态度,也让影片最终呈现出一种强烈的纪实感,我想这也是当时它能在戛纳打动评委的主要原因。

 

为什么您最近离开生活多年的北京,在上海创立自己的影视工作室?对于这一点您是如何考虑的?对于现在的电影业,尤其是中国的电影行业,您是如何看待和认知的?

电影属于文化产业。我想借李银河老师的说法:以前大家都太看重“产业”两个字,忽视了文化。文化需要创意创新,需要自由的表达为前提。中国电影业的最大瓶颈是因为制度问题消磨了太多人的创作激情与才华。

 

您觉得亚洲的酷儿电影与世界其他地区的酷儿电影的差异和区别有哪些?

我看过的亚洲酷儿电影多来自华语地区,或是东南亚国家,我感觉这些地区的酷儿电影比较关注个人性取向与家庭、及主流社会之间的矛盾、冲突,及性别身份的社会困境。而欧美的酷儿电影则关注人物自身的欲望、自我价值的实现中的矛盾与困惑。

 

您当初答应成为上海酷儿影展评委,是看到了本影展怎样的潜力和可能性?对于其在世界舞台上的后续发展有何建议?

因为我也了影展早期的一些策划会议,我知道影展的组织者是一群非常有激情、专业能力和责任感很强的人。我相信这个影展会成为一个非常有代表性的主题影展。
我觉得影展应该在酷儿主题的前提下,选片与评奖要更侧重电影本身。其实能感到这届组织者已经有这样的意识。所以这不是建议,只是提醒,应该坚持下去。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电影人”去认可这个影展,其次才是酷儿人群。也更容易将“酷儿文化”的影响力扩展到非“酷儿”人群。另外,也建议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增设类似“观众选择奖”,以区别普通观众与专业评审的口味。

 

您个人有否喜欢的亚洲酷儿短片或电影,尤其是中国作者的作品?请给我们推荐。

短片看的很少,长片中这几年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台湾地区的电影《醉· 生梦死》,还有韩国电影《道熙呀》。

 

目前中国“官方”对LGBTQIA群体态度不太明朗,这种情况下您认为中国的酷儿电影应该朝哪个方向做出努力,或说对他们有何期待?

首先,我还不确定什么是“中国酷儿电影”,但它肯定不是一种类型片或流派。我认为可能只存在一些具备酷儿元素的“中国电影”,而且数量很少。这的确跟官方的态度有关,同时这也反映了传统的大众娱乐对“酷儿”的态度。但这并不能代表年轻观众,因为在网络文化中,“酷儿”已经成为一种非常必要的吸引眼球的元素,比如在网络文学中它早已经成为一种文学类型,近几年“酷儿”网络剧成为爆款,甚至在艺人的宣传炒作中,“酷儿”元素也变成一种常用的催化剂……这种种迹象都表明“酷儿电影”其实是有广阔的发展空间的。但官方的态度会最直接地影响到融资以及发行,这就让创作者不得不以一种“狡猾”或“圆滑”的态度去处理“酷儿”元素,去打擦边球。如果在这样的态度下出现的作品,我不会抱任何期待。
至于努力的方向,我真不知道,但如果你想创作一部“酷儿电影”,你首先应该学会的是以一种诚实的态度去创作,不要只把“酷儿”当成一种博取眼球的“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