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铁:我只是在为自己的自由而努力,和高尚与奉献都无关

小铁:我只是在为自己的自由而努力,和高尚与奉献都无关

本届上海酷儿影展(SHQFF)短片竞赛单元的评委之一小铁是中国民间女性影展联合创始人、北京同志中心负责人,作为一名性少数群体中的女性,她关注女权和同志权益等的交叉议题。上海酷儿影展与小铁聊了聊她创办民间女性影展和成为首届SHQFF短片竞赛评委的初衷,及其他相关多元文化发展和未来等的话题。


 

您当初答应成为上海酷儿影展评委,是看到了本影展怎样的潜力和可能性?

上海作为一个国际化大都市,酷儿影展一定可以得到社群的支持,得到更多的资源,促进上海多元文化的发展。上海酷儿影展在专业和热情的团队的组织下,也可以在发展本土多元文化的同时去促进其与国际的交流。

 

您对于SHQFF在世界舞台上的后续发展有何建议?

建议先做好本土,带动酷儿电影的研究、酷儿影人的培养与支持,加强区域间交流和跨国交流,一步一个脚印。

 

您觉得亚洲的酷儿电影与世界其他地区的酷儿电影的差异和区别有哪些?

在电影工业当中,亚洲酷儿电影还是比较被边缘化,偏地下为主,其他地区如欧美酷儿电影已经跨入主流,在市场上有非常卖座的作品,在主流影展当中,也有一定可见度,还有权威影展特设酷儿电影单元(如柏林、戛纳,威尼斯都有酷儿单元)。

在亚洲也具有地域差异性,近些年如泰国、日本、台湾都有非常出色的酷儿电影进入主流视野(如阿彼察邦、蔡明亮、周美琳、杨凡),但中国的酷儿电影仍然是遭遇到严格的审查,新加坡、印尼等国家也鲜少有知名的酷儿作品进入主流视野。

而就“酷儿电影”这个含义上来讲,虽然酷儿影展展现了性/别多元的主题和内容,但中国国内绝大多数的“酷儿”影展还不具备“酷儿”所代表的一种政治和文化意涵,并没有向异性恋霸权和二元的性别观念作出挑战。

 

目前中国“官方”对LGBTQIA群体态度不太明朗,这种情况下您认为中国的酷儿影人应该朝哪个方向做出努力,或说对他们有何期待?

最近的“通则”对于网络视频类的节目是一个很大的打击,我想除了要韬光养晦,做好酷儿影人的培育,加强支持、促进交流之外,还是应该有策略地去挑战通则当中的相关审查内容。

 

您个人有否喜欢的亚洲酷儿短片或电影,尤其是中国作者的作品?请给我们推荐。

喜欢李凡、许鞍华、阿彼察邦、李安的作品。中国作者推荐范坡坡最近讨论情欲的作品、何小培的一部片、周美玲的新作。

 

您曾经联合创立了“中国民间女性影展”,我们都知道电影影像是具有一定的社会功能的,针对这个影展,您认为它对社会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首先女性影展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力量,这是一个看到不一样可能性的平台。它的确引起了观众对多元性/别议题的讨论,也让观众看到了交叉议题背后的人文关怀和意义以及复杂性,还提升了观众的性别、多元和平等的意识、加强了跨文化交流。

 

作为一个女性性少数个体,又是一直以来积极推动同志及女性平权的活动家,您如何看待这些年您所从事的这个领域的社会认知进程?

很明显社会对多元的接纳度在提升,性别平等意识在年轻人当中有所强化和扩大,但这两年有点反扑,体现在外部环境的变化对青年人的影响上。以最近的“通则”为例,它整个都反“一夫一妻制”框架以外的性,自然同性恋也受到排斥和压迫。但通则发布后,新媒体上有许多人写文章发声,这也体现了人们的态度:不再沉默,敢于发声。

 

“北京同志中心”运营多年,作为其主任,您一直在坚持着这项事业,初心为何?

初心就是我追求自由,我相信改变,我相信社会一定会朝向多元、尊重、合作的方向发展,这是我们机构价值观,也是我自己的价值观。经常有人会说,你好伟大好高尚,可以牺牲自己来做公益。过去我都是说“并不是啊,我自己也是性少数的一员”这样无关痛痒的答案。最近我终于想明白自己的逻辑。我人生价值观排第一的是自由,在一个社会里,每个人的自由都和他人的自由息息相关,如果这个社会仍然有人不自由,我们每个人都无法实现真正的自由。所以我是为自己的自由而努力,和高尚与奉献都无关,和一起同行的人有关,和我憧憬一个更平等、自由的社会有关,也许我穷尽一生无法得到,但我一定要努力去逼近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