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儿棕榈奖创始人Franck :亚洲酷儿电影正当时

酷儿棕榈奖创始人Franck :亚洲酷儿电影正当时

是的,我们请来了戛纳酷儿棕榈奖的创始人,Franck Finance-Madureira,来参与SHQFF。作为法国电影记者、影评家,遵循“始于2010年的思想开放奖”的准则,他在7年前创立了酷儿棕榈,想将“自由、平等、开放”的精神通过酷儿电影传达给世界。在访谈中,他谈到以往“羞涩”的亚洲酷儿电影,现正越来越开放地谈论“性”,有力地提出群体的诉求和主张。亚洲酷儿电影正当时,在与他的交流中,我们想到,或许可以运用电影的政治性,让“酷儿”的理念遍及世界的同时,告诉大家无论在世界哪一个角落,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平等地按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


您当初答应成为上海酷儿影展评委,是看到了本影展怎样的潜力和可能性?

我认为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在那些LGBT人群还不能像其他人那样以自己想要的方式自由生活的国家里,我们就要支持这些酷儿电影的项目。这个酷儿影展的创立是一种很有力量的行动,需要全世界都知道。所以我认为更需要去邀请世界各地大量的专业酷儿影人,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个很棒的影展。

 

您觉得亚洲的酷儿电影与世界其他地区的酷儿电影的差异和区别有哪些?

亚洲的酷儿电影通常来说比起西方的酷儿电影会更害羞一点(在政治主张和对“性”的表现上),但我觉得现在也发生了变化,越来越多的亚洲酷儿电影在讲故事时敢于直接表达“性”、提出明确的政治主张。现在这类主题的亚洲电影可说正当时,这是件很美妙的事情。

 

目前中国“官方”对LGBTQIA群体态度不太明朗,这种情况下您认为中国的酷儿影人应该朝哪个方向做出努力,或说对他们有何期待?

他们应该以自己的电影来有力地表现这类主题,让政府对平等和自由有个官方的表态。

 

您个人有否喜欢的亚洲酷儿短片或电影,尤其是中国作者的作品?请给我们推荐。

我不太了解中国的酷儿主题的电影,但我个人最喜欢的亚洲酷儿电影是王家卫的《春光乍泄》(1997)。

 

当初是在怎样的契机下成立酷儿棕榈奖的?初衷是什么?您觉得酷儿电影类的奖项与影展,对于世界有何意义?

我在2010年创立了酷儿棕榈奖(Queer Palm),是因为我认为很有必要在这个全世界最重要的电影节上展现这一类多元的存在。这类事情很难做,因为我们并没有大的赞助支持。这一年我们第一次和一款同志应用Hornet还有一项法国的政府基金合作。我们积极宣传“酷儿棕榈”,每年邀请颇有名望的评委,这个奖项因此十分全面。

 

酷儿棕榈奖和SHQFF的入围影片都很多元,那么在您心中,是如何定义“酷儿影片”的?

“酷儿”这个词定义很广泛。那些“非传统”的性向和性别都可以称之为“酷儿”。它也具有政治性,酷儿电影也即政治。这个词告诉所有人,不管我们有多大的不同,我们其实都是一样的,全世界不论在哪里,我们都有平等的权利。